“什么都忘了,唯独记得你生日

2020-01-14 20:29:50

“ 什么都忘了,唯独记得你生日 ”          

五十岁生日是提前过的?我几乎忘了那天是生日。

三月初一那天从遥远的山区回来,一路跋山涉水,疲劳极了。回到家里,妻坚持在一家企业守候岗位回不来,儿子坐在报社办公室写稿子。一个人的饭不想做也不想叫外卖。

大约七点多,座机响了,抓起活筒,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问:小黑子哥哥吗?我是阿玉。许久没在电视上看到她,加上她经过逃税风波,几乎没有联系了。但我一直牵挂着她,有空就上她微博工作室了解她的行踪。

对于这个同年同月同日生错了两个时辰的小妹来说,她的歌伴着我走过一段又一段艰难的日子。当年在百人多娱记们争先恐后围追她,只有我孤独站在圈外,远远地看着她。想不到她竟然善解人意,穿过人丛直奔过来,成就我那篇人物特写。她让助手打电话更正报到中的失误。我们又通过话才了解到有一个共同的生日。每当她生日那天,我都抢先祝福;而她总是为我唱那电视剧的主题歌。

五十岁生日前六天,她打来了电话,聊了这一阶段日子,照例是问候。然后,她说这几天要参加山东电视台一个访谈,恐怕生日那天顾不得打电话。然后,深情地又唱了那首主题歌。直到她挂了电话,我还沉浸在歌声中,痴了,醉了!

除了这位好朋友,还有一位好友也让我一直牵挂。听说她得了病,我给四川一位好友打电话,请他力所能及帮一帮她。

也许是心有所动,阿玉电话放下后,又一个电话响了,竟是牵挂许久的川友女儿打来的。

叔,我和妈在你们市宾馆218房。怎么这时候来了?我急忙出门叫了出租直奔宾馆。她与女儿已等候在门口。

我进了屋,一眼看到茶几摆了几个菜,一小盆面条,一个蛋糕一支蜡烛。很奇怪?她女儿叫我出去说句话。在楼梯口告诉我:妈妈意识到患了健忘症,害怕以后想不起你的生日。昨天让我陪她来这为你过一个生日。叔,明年怕来不了啦。

我的泪水夺目而出:老汪何德何能,让所有朋友牵挂啊!朋友们,今生今世报答不了你们这份深情!如果真有来生,做你儿子做你女儿做你情人做你知已,我都心甘情愿啊!

那个五十岁生日让我百感交集!又一个十年了,在六十岁生日那天,我又将与谁相遇呢!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