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痴守的爱情,从未被看好,从未被祝福

2019-12-28 22:14:11

“ 她痴守的爱情,从未被看好,从未被祝福 ” 

2019年的深圳似乎错过了一个冬季。

却不想老天就在元宵节时来一个下马威,断崖式的降温,瞬间将初夏的情暖,转换到冬天的寒瑟,瑟瑟的冷风,吹的人彻骨的透凉。应该是北方下雪了吧,元宵节雪打灯,漫天飞雪映照霓虹,应该是预示着一年的好光景吧。

一份浓浓的节日气氛一下在天地间弥散。“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穿行在火树银花间,星桥落梅旁,香衣袅袅的灯火处,这一份脉脉的等待,只是为寻这笑语盈盈暗香去的伊人?一个属于月色,属于烟火,属于盛放,属于团圆的月圆之夜,也属于深深的思念。在跟父亲的通话里,得知了好友云儿春节遭遇的祸事。云儿比我大两岁,在我心中一直是那个眉目如画,温柔娴静,不笑不语,心灵手巧的姑娘。

只是,她痴守的爱情,却是从未被看好,从未被祝福。那是她的初恋,也是她唯一的恋爱,在初三时遇到就海誓山盟,除却巫山了。伟的家庭条件非常的差,兄弟三个他最小,上有八十几岁的奶奶,母亲又多病多灾,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三间破房子,几亩薄地,家徒四壁,唯一的电器应该就是那几盏昏黄的电灯了。

这样的家庭条件自然是遭到了云儿全家的反对:一则他们都还太小,不懂的什么是真爱。二则这样差的家境如果云儿嫁过去一定是会受苦的。但是不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有多少阻力,云儿还是认定了伟是她这一生一世的良人,那个白首不离的爱人。那时我已经远离去异地读书了。听说云儿出嫁的时候她的几个嫂子都没有露面,只有一个姐姐独自送她上了接亲的汽车。

再后来听说他们离开了老家到省城去打工了。再见时就是两年前我回老家,他们从省城归来时了。时光的流逝,似乎并没在云儿的脸上留下太多的印记,她还是那样的温婉清秀,和声细语,清淡如菊。似乎时间的磨砺,生活的打磨让他们更加的珍惜,在伟的眼中我看到了对云儿一颦一笑的疼惜。也许这就是前世就结了缘的一对吧,不一定很富足但是却很幸福,发自心底的祝福由衷而真挚。

而今天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云儿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住在医院里,伤到了颈椎,折了三根肋骨,手也骨折了不能自理,只有她最小的哥哥在身边照顾。我大惊,怎么会这样呢,我无法想象那个遍体鳞伤的人居然会是云儿。“伟呢,不是就要在病床前照顾的吗?”“好像是他们离婚了,云儿是跟她的男朋友去拜访朋友回来的途中因为喝了酒撞倒树上出的车祸。”“男朋友?离婚?…”可是,去年夏天我回去还没听她说起过呀,似乎他们感情还是很好呀。“那个男的呢,也受伤了?”我问。

“他已经当场死亡了,车也报废了。”我一下沉默了,脑子里混沌不清。这又是怎样的一段孽缘呀?理不清,理不清…忽然想到一句话:不被祝福的婚姻一定不会幸福。虽然,云儿与伟的婚姻没有被祝福,可是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二十年的陪伴,又如何说散就散了呢?感情爱情这个东西哪里又是外人所能说的清楚的呢。而云儿与这个男朋友的爱情难道是被诅咒的?居然是这样凄惨的收场?…

似乎人到中年谈爱有点晚,可是在爱的天地里哪里又是左那里又是右呢?夕阳红的一段情不也被称为最美吗?似乎谈死还太早,可是黄泉路上无老少,哪怕是青春年少一夜的风雨也便是零落成尘了。逝者已矣,思念留心,祈祷云儿早日再遇到灯火阑珊处的伊人吧……此刻就让那些祝福变成你窗边枕畔的一枚小小的落雪吧,晶莹透亮,洁白无尘。今夕,元夕,忆故人兮…

猜您喜欢